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尺度文学 >> 超感应假说 >> 第229章 “偷坟掘墓”

第229章 “偷坟掘墓”

“什么?”澹台梵音愕然,她绝对想不到是这么样的一件事。

宝贝?什么样的宝贝?黄金的宝贝?她想起被害人头部发现的那些金粉,黄金制的凶器……因为老爷子说话的内容太具有跳跃性,澹台梵音一时哑然。

“嘿!还真让我说着了,墓里真有陪葬品!”韩清征不知什么时候靠到他们身边,美滋滋的笑道。

“怎么会……”澹台梵音不可思议的皱着眉头,视线不由得落到远处的山峰。

一个行脚僧,哪怕不远万里前来,也不过就是个僧人……退一步说,他有价值连城的宝物,可那个年代,即便有宝贝,也是当作献给君王的礼物,或是献给某个德高望重的方丈住持,哪有自己带着躲到小岛上的道理,除非是企图独吞,要么就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她轻轻搔抓风中凌乱的头发,整个头脑仿佛在此刻停止了思考。

海上吹来的风越来越强劲,即便窗户全都关上,在房间里仍能听到微微风声,感觉到丝丝凉气。

何老爷子坐在客厅正前方,身体不动,只是移动眼睛观察所有人的表情。

郭仁义想在天气再次恶劣之前赶回警局,所以屋里坐着的是可干可不干、全凭自己说了算的澹台梵音一行人。

何老爷子就像个门派掌门,先喝杯茶润润嗓,再吃个水果垫垫饱,又上了趟厕所,来来回回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才慢条斯理的开了腔:“咱们……从哪儿讲起呢?”

澹台梵音觉得自己下半辈子的耐心都要透支在这儿了,急忙抢先道:“老爷子,咱先从结论说成吗?您告诉我墓里埋的是个什么东西?”

何老爷子跟唱戏一样拖着变调的尾音,“是副黄金面具。”

“黄金面具……”韩清征夸张的把嘴张成“O”型,活像一个输入法表情。

“是纯黄金的面具?”澹台梵音面露诧异。

“倒不是纯黄金,只有一部分是黄金做的。”

何老爷子手伸到后方,从柜子上取出一本沾满了灰尘、带有轻微泡菜味的书,翻到一页,在空中晃了晃,示意澹台梵音自己来拿。

“这是当时村里的教书先生,也就是书记的老祖宗记录下来的面具模样。上面说,面具几乎有人脸那般大小,脸部是由纯金打造,镂空设计,带有特殊的东瀛地区才有的花纹,上方有一对角,内为牛骨,外用金箔包裹,坚硬异常,照书记祖宗所述,面具的外形很像大威德明王,就是庙里供着的那尊神相。”

“我去,真的假的啊……”穆恒拿过澹台梵音手中的书,快速浏览了几行,奈何文字以毛笔撰写,又是跟草书差不多的字体,他瞪圆眼睛瞧了半天,也没瞧出描写面具的那几行字在哪儿,只得灰溜溜的把书又塞回她手里。

“僧人为什么随身带一个黄金面具,哪怕重量尚可,不怕被人惦记着吗?”澹台梵音问。

“僧人死后,教书先生经过多方打听,花了好长时间才找到跟僧人的师兄,据他讲,他们原本奉师父之命前来求经修行,临走之前,师父把最珍贵的大威德明王面具托付给他二人,作为佛家赠礼交于这边的住持。可到了这里才发现,寺庙里的和尚们不知犯了什么罪,竟在一夜之间都被关进大牢,他们担心自己也会被抓起来,就决定前往长安寻求庇护。结果途径路上,遭遇暴雨,僧人的师兄跌落悬崖,幸好啊,被当地村民救起,等他伤好后,带着他前往那附近的寺院,而带着面具的师弟则来到了曼殊岛,建立了大威德明王庙。”

“僧人的师兄没想过要回面具吗?”韩清征双眼平视前方,手上却忙活着剥橘子。

“要了啊,可教书先生不知道面具在哪儿,他也就是有天去找僧人时无意间从他窗户边看见的,僧人保护的很严,藏在自己房间,从不向外拿。”

“不太对啊……”穆恒摸着下巴琢磨着,“老爷子您刚才说面具成为了僧人的陪葬品,这就意味着肯定有人把它跟僧人一起埋了,总不见得是僧人自己死后想起忘东西了再从坟里爬出来去拿的吧。照这样想,村里的人应该有知道黄金面具的存在的,那可是纯金的啊,他们不会眼红?”

话音一落,何老爷子立刻露出神气的笑容,笑得还非常露骨,“小崽子,你以为我们何家为什么成为守墓人?正是因为僧人在世时,何家是最忠诚的信徒,知道黄金面具存在的只有何家的老祖宗,也正是何家把黄金面具放进坟墓里的。然后啊,我的祖宗在墓前发了毒誓,子子孙孙不得泄露黄金面具的秘密,否则就……就……怎么说来着……哦对,不得好死。要不是书记他家祖宗手欠,写下这个东西,这个秘密只会口口相传,直到哪天被人遗忘,彻底带到地下去。”

“面具放在棺材里,还是只埋进了土里?”澹台梵音翻着书问了句。

“当然是棺材里,最后的封棺砸钉子就是我家老祖宗干的。”

澹台梵音困扰的挠了挠额头,“老爷子,您这不记得挺清楚的,怎么还说忘了呢?”

何老爷子腰板一挺,正义凛然的仰脖说:“就是忘了!”

澹台梵音:“……”

好嘛,老爷子,祖训都能忘,还忘得这么理所当然。

一帮人无奈的表情使何老爷子极为不舒服,于是补充解释道:“长时间不去想当然会忘,我都这么大年纪了,有问题吗?既然是秘密,自然没有随便往外说的道理,那我没事想它干嘛!”

“现在怎么肯说了?”穆恒坏笑着在旁煽风点火。

“我愿意,你管的着吗!”何老爷子有些火,“我是看你们这群小崽子太可怜了,死了这么些人,连个线索都找不到。何况再这么死下去,这村子的名声还能要吗!不得已,我才勉为其难的告诉你们何家世代的秘密,希望能有些帮助,咋样?是不是有点用?”

“非常有用。”澹台梵音目光移向一声不吭的沈兆墨,“看来,他们把尸体埋进了墓穴里。”

沈兆墨表示同意,“藏匿在山上,遇上个暴风雨泥石流就有可能被冲出来,碰上村民们种树、开垦土地之类的也有暴露的危险,而墓穴却是最佳埋尸地点,不过是在死人坑里再埋个死人,村里的村民因为迷信不轻易靠近那里,就算是不迷信的人,也不会没事去刨坟,只要不是天上劈下雷来把墓穴劈成两半,尸体就不会暴露。再说,包裹金箔的黄金面具,很有可能就是杀害几名死者的凶器。”

“什么?!”何老爷子一听就炸了起来,吃惊的话都说不利落,“面……面具……被……挖出来了,还、还用它杀、杀人……还……把死人放墓里……啊啊啊!”他突然咆哮一声,双手猛烈的拍着大腿,“造孽啊!造孽啊!哪个王八羔子干这种遭报应的混账事!我死了后怎么有脸去见地下的列祖列宗啊!天啊!”

韩清征眼巴巴的看着老爷子,然后歪头冲穆恒使了个眼色,“这台词我也就在电视剧里听过,没想到,今儿来了个现场版。”

穆恒笑的十分没良心,朝老爷子方向撇撇嘴,“这我们都见怪不怪了,等你当了警察,保证你能切身体会到什么叫做‘生活如戏’,瞧好吧您呐。”

澹台梵音和沈兆墨狠狠地朝这俩没心眼儿的货瞪了一眼。

“老爷子,您先冷静一下。”澹台梵音出声宽慰着,“您确定只有您家知道黄金面具?”

“……只有我们家。”老爷抽泣道。

“你儿子何金元也知道?”

何老爷子点点头。

澹台梵音与沈兆墨面面相觑。

“老爷子,”沈兆墨略微为难的开口,“我们需要挖开墓找尸体,如果有人闹事,还请您和村里的老书记帮着劝下。”看到何老爷子伤心的神情,他心中涌出股强烈的罪恶感,“请您谅解,假如真有冤死的人被不法分子埋进墓里,我们得把它取出来好好安葬才行,您说是吧。”

“就是啊,那位僧人也不愿意跟个陌生人睡上下铺吧。”韩清征不看气氛的来了这么一句,不出意料的让澹台梵音好好教训了一顿,在他干净的鞋上落下好几个脚印子。

何老爷子脸上神情凝重,内心里,良心跟信仰上天入地的大战了好几个回合,最后,将所有不愿、所有无奈、所有责备化成一团苦涩的叹气,从嘴里叹出。

两天后,带着大部队踏上曼殊岛的郭仁义和他的同事们浩浩荡荡的踏进寺庙,准备干一场他们从未干过的大事——偷坟掘墓。

注意,这可不是开棺验尸,而是掘开墓,挖尸体,不是偷坟掘墓是什么。

郭仁义接到电话时还以为自己加班加的耳朵出现幻听了,堂堂七尺男儿、人民警察,为了破案居然要去刨坟,不知道他那迷信的奶奶知道了会怎么想,估计要吓死。

他苦着脸,指着咧嘴幸灾乐祸的穆恒,威胁道:“你最好祈祷里面的人不会托梦来,要不然……”

“要不然怎样?”穆恒讨打的问。

“要不然我就让他去找你……”看他那没脸没皮的样,郭仁义瞬间泄了气。

穆恒故意清清嗓,满是教育口气的开口:“蝈蝈啊,我们都是受过马克思教育的年轻人,相信唯物主义,你怎么能这么迷信呢?这点可不好,一切都是为了正义,替死者申冤,让生者宽慰,你应该感到格外的自豪!”

郭仁义不屑的一瞥,“这些话,你去跟山下那些起义的村民们说去,他们保准爱听。”

得知要掘墓,村里一下炸了锅,凡是行动便利的都跑到山下示威游行,郭仁义他们上来时,村民们对他们指手画脚,尤其是那些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一个个顶着副大难临头的神情,手攥着佛珠嘴里嘟囔个没完,看他们的眼神,就差一步来个“拦路申冤”了。

郭仁义他们从来没受过如此“爱戴”,一时没习惯,险些上不来。

一个看上去就是刚入行的小刑警举着铲子试探性的问:“郭队,咱……挖吗?”

郭仁义从鼻子里喷出一股气,大声喊道:“挖!干嘛不挖,不挖咱刚才不就白受气了!都下铲子,赶紧挖!”

“等等!”澹台梵音插嘴道,“郭队,挖归挖,这墓毕竟是成百上千年的东西,历史价值很高,烦请你们下手留神点。”

郭仁义白眼一翻,小调一唱,“得嘞,谨遵姑娘命令,小的们保证手下留情。”

这阴阳怪气的一吆喝,直接给澹台梵音逗乐了

一大帮子人,挖个墓费不了多少功夫,没过几个小时就见到棺材了。

澹台梵音很高兴,这证明了僧人的遗体确实在这里埋着。然而,剩下的人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厚厚的泥土中,一根骨头都没发现。

“穆恒,你大爷!你敢诓我!”郭仁义满头大汗的破口大骂。

穆恒也纳闷,“郭队长,天地良心,我诓你干嘛。”

“呸!你根本就没长良心那玩意儿。”

“难道猜错了?”韩清征伸脖朝墓里望望,侧头面向澹台梵音问。

“我们没猜错,这里的确还有具尸体。”没等澹台梵音回答,蹲在地上的沈兆墨喊了句,他扒拉两下泥土,没一会儿就提溜出一台手机和一个钱包。

穆恒猛拍郭仁义的肩膀,大言不惭的吹道,“我说什么来着,我没诓你吧!唐朝有这么先进的东西吗?难不成这僧人是穿越过去的?蝈蝈啊,冒冒失失的可不好啊,做什么事要有耐心,没到最后,谁知道会怎么样。”

“滚!”郭仁义一把打下肩膀上的脏爪子,“没有尸体……被人转移了?”

“多明显啊,不然还是尸体自己爬出来的啊!”

长时间的郁闷让郭仁义终于忍无可忍,抄起铲子冲着穆恒脑袋就拍过去。下一刻,在众人的注目下,两个大男人你追我跑的玩起老鹰捉小鸡,沉闷惊悚的墓地瞬间变得欢快起来。

澹台梵音蹲下来,凝视着沈兆墨装进证物袋里的东西,“你说,是不是凶手移动的尸体?”

“不好说,但可能性很大。”沈兆墨淡淡的回答,“我们还需要检查棺材盖,是不是被人撬开了。”

是啊,不开棺,怎么取出黄金面具。

喜欢超感应假说请大家收藏:(www.chidwx.com)超感应假说尺度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超感应假说最新章节 - 超感应假说全文阅读 - 超感应假说txt下载 - 八斗才雄的全部小说 - 超感应假说 尺度文学

猜你喜欢: 我的鬼神郎君恐怖女主播天师死亡万花筒破云我的契约鬼夫神棍重修录鬼婚难逃夜半冥婚:鬼夫大人萌萌哒一世妖缘换魂人死神笔记本犯罪心理阴气撩人:鬼夫夜来鬼妻难追:我家娘子是只鬼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驱魔人丧病大学床上有鬼:凶猛鬼夫夜夜撩萌探胡大发占梦师谜案妖鬼横行,冥王我不嫁菜鸟刑警成长记阴阳阴阳道心理操纵师鬼夫来临
完本推荐: 金陵春全文阅读三界独尊全文阅读西游之大娱乐家全文阅读网游之代练传说全文阅读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全文阅读花开锦绣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求真全文阅读与子偕行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间客全文阅读第一战神全文阅读仙绝全文阅读主神崛起全文阅读无敌天子全文阅读星辰变全文阅读女总裁的神级高手全文阅读混乱中立迦勒底[综]全文阅读神级承包商全文阅读掠天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都市无敌神医武侠世界的慕容复快穿:我只想种田带个系统打鬼子我能看到准确率箭魔洪荒斗战录通幽大圣穹顶之上穿越从领主开始狼与兄弟太初何日请长缨重生修仙在都市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特种兵痞在都市重生之都市无上天尊邪龙狂兵不灭战神僵尸保镖快穿:炮灰女配,有剧毒透视医圣超级兵王混都市电影世界私人订制武神主宰重生之都市狂仙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龙皇武神无限之至尊巫师替天行盗

超感应假说最新章节手机版 - 超感应假说全文阅读手机版 - 超感应假说txt下载手机版 - 八斗才雄的全部小说 - 超感应假说 尺度文学移动版 - 尺度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