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尺度文学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 第77章 蚀心入骨

第77章 蚀心入骨

三个月后。

这是DG中国业务增长最疯狂的三个月,也是查理斯和陈铮人生中最辉煌的三个月。

此去经年,再也没有这样荣耀的时光。以至于陈铮在今后很多年,还时常怀念这段岁月。流连忘返,就像一段罂粟般甜美的梦境,他多希望自己永远不曾醒来。

而此刻,陈铮还沉浸在这段美妙的人生里。

是夜,霖市的南越六星级大酒店中,灯火璀璨、衣衫鬓影。前方的背景板上,是DG中国的巨大标志,以及一系列惊人的数字和成绩:

“DG中国年销售额突破五亿;

ZAMON荣登中国最有影响力品牌第一名;

市场占有率突破25;

月度销售增长率300……”

今天是年度最后一天,也是DG中国年度庆功晚宴召开的时间。

在美妙的音乐里,在满场灯光瞩目下,查理斯穿上他最昂贵的一套燕尾服、打着领结,满脸噙笑登上了主席台。他细数了这一年来,DG中国取得的一切成绩;他的幽默风趣与睿智气度,赢得了阵阵笑声和掌声。

最后,他将公司所有高层请上了台,一起向在场的员工、嘉宾和媒体们祝酒。站在他身边的,就是意气风发、姿容俊朗的陈铮。两人手牵着手,朝台下做出振臂庆贺的姿势,查理斯拿过话筒说道:“我最要感谢的,是我的朋友兼同事陈铮,以及所有的中国员工。没有你们的支持,DG中国不可能获得这样的成绩,不可能为中国消费者贡献我们世界一流的产品!”

这番话将全场气氛掀向了最高潮。所有人齐声欢呼鼓掌,高层们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而陈铮与查理斯勾肩搭背,望着台下茫茫的灯光和人脸,只觉前所未有的志得意满、前所未有的踌躇满志。

他终于带领司美琪,迎来了新的巅峰。他想,他终于赢得了理应获得的一切。

他这样,又怎么不是给中国人长脸?他的司美琪,成了全球最好的箱包企业的子公司。他们能学习最好的技术、最先进的管理流程。假以时日,他一定能做得更好、得到更多。

他会如愿以偿,站上中国商人的巅峰。

更加热情的音乐响起,许多人滑入舞池:美国人、澳洲人、中国人……有漂亮年轻的女职员,过来邀请老板们跳舞。查理斯和陈铮相视一笑,各自挽着舞伴,也加入舞池。这举动成功将现场气氛,再度掀向高潮。

现在跳的是恰恰,两位老板竟跳得非常流畅奔放,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而在快速扭动腰臀、舞动双臂时,陈铮的心仿佛也被现场这种热烈的气氛,塞得就要满溢。那个念头,再次模模糊糊闪过脑海里但愿这段时光,永远也不会结束。美好得像梦一样的辉煌,永远也不会坠落。

他永远不会再回到那惨淡、愤怒、无望的谷底中去。

市场,永远会带给我们出乎意料的结果,甚至是自相矛盾的结果。没有任何研究市场的大师,能够彻底读懂和预测市场的走向。因为它由无数消费者组成,被数不清的因素干扰影响。

就譬如这段时间,与DG中国的业务火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网络上、全国范围内,对于DG中国的民族抵抗情绪,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许多大学社团联名抵制DG品牌;许多箱包行业在网络和媒体上大吐苦水,抗议DG对自己的倾轧和收购;一名又一名经济学家发表文章,痛斥外资对中国箱包行业的恶意占领……当然,这其中少不了厉致诚和宁惟恺的推波助澜。

然而无可否认的是,卖得越火,反抗越强烈;

反抗越强烈,卖得反而更火。

两种极端的情况,同时在市场出现。没人能准确解释为什么。许多致力于维护民族品牌的学者们,只能望洋兴叹。

但几乎所有人都可以感觉到,现在的中国箱包市场,就像一个巨大的气球,越吹越大,内部的暗涌气流越来越激烈。除了爱达集团,以及宁惟恺的沙鹰品牌,依旧坚强的保持着与DG分庭抗礼的趋势,业务规模逆市增长,其他箱包企业,全都感受到了同样巨大的压力生存越来越艰难、未来越来越迷茫。

以及,在DG的收购利益诱惑,和保护民族品牌的强烈呼声中,越发举棋不定。

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一落千丈的新宝瑞,以及它的两位掌门人祝氏兄弟。

这是最寻常不过的一个夜晚,祝晗程和祝晗远两兄弟,坐在祝氏总部顶层的一间小会议室中,就司美琪的股权问题,再次秘密商议。两个人的神色,都是凝重而专注的。

所谓进退两难,大概就是指他们现在的境地。上一次卖出手中部位新宝瑞的股份,事后就被父亲一顿痛骂。但木已成舟,祝老头子也不能拿这两个儿子怎么办。

原本,他们是打算静观其变,伺机抬高价格,把手里剩下的股份卖给DG。他们原本就不打算留下新宝瑞。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他们没想到,舆论界对DG的反抗情绪会这么严重。许多媒体界、学者,竟像是盯着他们这些企业家。一旦有人卖出了自己的品牌和企业,立刻会遭致一顿铺天盖地的谩骂。

祝氏兄弟是世家出身,是很要面子的人。他们决不能让自己的声誉有这样的损失,也不能让手上的房地产和金融企业受到影响。所以现在情况发展,也超出他们原本的预期和控制他们不能再卖给DG了。

但随着DG业务越来越好,新宝瑞的业务也在逐步萎缩。他们又不能让这个公司烂在手里。所以他们现在最希望的,是寻求到一个中资的买家。至于对方会不会把新宝瑞再转卖给外资,那就不是他们的事了。如果要当民族罪人,让别人来当。他们只要钱。

现在,在接触了一些人之后,他们终于遇到了一个合适的买家。

是一名北京的商人,家中还有政府背景,与霖市许多国资企业也走得很近。这样一个人,他们了解过,跟宁惟恺是没有过任何交往和关系的。

所以他们放了心。明天一早,就会秘密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尽管价格比他们曾经期望的,低了不少。但在现在的情势下,已经是最好的选择。

只不过,对方既然入股,自然是想趁低价抄底,获得新宝瑞的控股权。所以对方提出,还希望他们帮忙牵线,购买到祝老头子或者祝晗妤手中的股份。

这件事,祝氏兄弟自然是不敢马上跟父亲提的。所以他们把主意打到了祝晗妤头上。今天到这里,就是要给深居简出的祝晗妤打电话,探探口风。

稍微斟酌商量了一番后,二哥祝晗程,拿起手机,拨了过去。

祝晗妤最近这段时间,老忘了给手机充电,也经常不带手机。当二哥的电话打到家里座机时,她正好从外面回到家里,赤着脚就从玄关走过去。

正是夜里七八点钟,一室昏暗,没有开灯,只有窗外的路灯将树影映射得满屋斑驳。

宁惟恺显然还没回来。

祝晗妤有点恹恹的,抱着双膝坐在沙发上,按下了免提键。

祝晗程清朗温和的嗓音传来:“晗妤,你在家啊?怎么没开手机?”

祝晗妤微滞了一下。

自从上次她自己做了决定,把股权委托给宁惟恺后,两个哥哥发了很大的火。所以她也很久没跟他们联系了。

此刻再听到哥哥的声音,她心头一软,万般委屈涌上来,轻声答:“二哥……”

祝晗程也沉默了一下,声音却放得更柔:“大哥也在边上。晗妤,你好多天没回大宅吃饭了。明天要不要过来?我和大哥都回来。”

祝晗妤轻咬下唇,她的声音甚至有点颤抖:“不了,哥,我明天要去义工社,下次好不好?”

“好。”两个哥哥齐声答道。这时大哥开口:“晗妤,我们是关心你,明白吗?”

“……明白。”

另一头,祝氏兄弟对视一眼,还是二哥开口:“晗妤,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他把股份出售的事跟妹妹简单说了,也简明地讲了一下其中的利害关系。最后说:“晗妤,这些事你可能不太懂。新宝瑞已经不行了,与其捏在手里,不如换成现金。你可以再投资买点股票或者不动产。或者直接买我和大哥公司的股份也可以,给你最低廉的价格。这样绝对比拿着新宝瑞的股份要好。”他讲这话,虽说很有目的性,但的确也算是推心置腹、为妹妹的利益考虑。

祝晗妤也明白这一点,她闷了一会儿,说:“谢谢你,哥哥,可是我已经把股权委托给惟恺了。这件事,我要考虑一下。”

那头,祝氏兄弟又交换了个眼神。

一方面,他们听到了祝晗妤的语气松动,并没有像以前,一味维护宁惟恺;另一方面,也看到宁惟恺果然是现在的最大阻力。于是祝晗程再度开口,将其中的利害关系,跟她讲得更深。然而祝晗妤始终说要考虑,显得非常犹豫不定。

最后,大哥开口了。

“晗妤,这话我一直不想对你说。但我们做哥哥的,不能看你受人欺负伤害。”他语气挺冷地说,“宁惟恺在外面有了个情妇,听说还带到办公室,每天进出。你为什么还要替他考虑……”

“哥!”

祝晗妤突然出声,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激动,强硬地打断了他。

隔着电话,两个哥哥都能听到她因为情绪激动,而低低的喘息声。她像是被人戳中了痛脚,几乎是慌乱的、快速地说道:“你们不要再说了,我答应你会考虑。我还有事先挂了再见……”

“咯噔”一声,电话挂断。

这头,祝氏兄弟对望一眼。静默片刻,祝二开口:“你觉得她会卖吗?”

祝大摇头:“不知道。顺其自然吧。”顿了顿又说:“别逼她了。”

而电话另一头,祝晗妤几乎是嫌恶般摁关了座机的免提键。然后她继续抱着双膝,茫然望着窗外静深的夜色,眼泪一滴一滴无声淌下来。

就在这时,她听到身后响起缓缓的、熟悉的脚步声。

她有些不可思议的回头,就看到宁惟恺从卧室走了出来。原来他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家里,一直在卧室里睡觉。

此刻,他就穿着她曾经精心挑选的情侣睡衣,头发有点乱,拖鞋甚至都没穿。他那英俊的脸隐藏在一室阴暗里,就站在几步远的位置,静静望着她。唯有他的双眼,平日里缀满笑意和光芒的修长双眼,此刻暗沉灼人。仿佛写满了很多复杂涌动的情绪。

她也呆呆地望着他。

“晗妤,我没有出轨。”他的声音又哑又轻,“今后,也永远不会出轨。”

同一个夜晚,厉致诚照旧从爱达下班,一个人回到居住的小区。

这是每天,小区里最热闹的时分。所有商铺都开着门,人和车辆进进出出。厉致诚一身黑色外套,慢慢踱着步,到了一家餐馆面前。

这一家的口味不错,以前他和林浅经常来这里打发晚餐。

虽然他沉默寡言、气度逼人,餐馆的经理跟他也熟了,殷勤地将他引到偏僻的一桌坐下,问:“还是炒两个菜,打包带走?”

厉致诚颔首:“谢谢。”

女经理忍不住又问:“您女朋友出差还没回来啊?”以前都是两个人一块儿来吃的,俊男靓女、亲密依偎,羡煞旁人。那时这位酷帅精英男的笑容也要多很多。

她提及林浅,厉致诚倒是露出一丝微笑。

“嗯,她还不知道回来。”他淡淡地答。

因为逼近年关,窗外已经有小孩在路边放着烟花,一簇一簇,煞是光芒耀眼。厉致诚手指轻扣茶杯,静静看了一会儿。这时服务员将打包好的饭菜提了过来,他付账接过,一个人又走出了喧嚣的餐厅,走回不远处的湖边别墅。

夜色中,树影婆娑,小径幽深。厉致诚一手提着外卖,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走到前院的葡萄架时,脚步一顿。

不知何时,葡萄藤已经爬满了一架,枝叶茂密、翠绿逼人。

厉致诚静默地看了一会儿,眼中缓缓浮现笑意。

明年夏天,大概就能吃到亲手种的果子。他几乎可以想象出,林浅缠着他摘葡萄的画面。

“喂,我矮了一点啊。要不然才不指望你。”

“抱我起来摘……左边一点,嗳?别摸我腰啊,好痒……”

厉致诚垂下眼眸,敛去沉沉笑意,迈开长腿踏上门前的台阶。只是因为想起了她,一瞬间也就想起很多的她。

想起三个月前,她铁了心要去创业,娉婷站在他和林莫臣面前,清脆的嗓音掷地有声:“……我要站到所有人面前,让他们印象深刻。我要让他们再也无法误解。我一定……要让他们看到。”

也想起她被人用鸡蛋砸中时,那满脸的污秽和凌乱。那时她的眼神并不慌乱,也不恐惧。她的眼中只写满了迷惘,迷惘得让他心头颤抖。

“等你发动大反攻的时候,我会回来。”她说。

如此负气,又如此情深意重。

那天他对她说得一点没错。更狼狈的是他。

以前他从不知道,思念会令一个男人的心如此狼狈。虽然这份狼狈不被任何人知晓,只在偶尔夜深人静时,抑或是坐在最吵闹紧张的会议现场时,突然就会想起了她。

求而不得,辗转反侧。那只是一份极淡的情思,却始终萦绕在男人心头,撩得人时常心浮气躁,窒闷于胸,却得不到她的纾解和慰藉。

然而正如对林浅说过的话,他是个很能忍耐的男人。

现在她要去追逐梦想和自我,他愿意暂时放任自由。

但一旦归来,他就会令她知道,她搅乱了多么深多么浑的一潭水。

她激起了他更强烈的征服和占有欲望,又打算怎么安抚?

推开门,却发觉玄关多了双鞋。客厅一角的落地灯开着,映出暗暗的光。沙发上多了个人,正拿起遥控,在开电视。

当然不是他等的那个人。

顾延之将电视调到霖市经济频道,这才转头看着他,笑眯眯的。

厉致诚脸上也浮现淡淡的笑意,将手里的饭菜往桌上一放,在他身旁坐下。

“什么时候回来的?”

顾延之的头发还微湿着,显然刚洗完澡:“今天早上。跟蒋垣拿了钥匙,直接来你这里睡觉。”慢悠悠瞥他一眼:“反正你现在是孤家寡人,女人也不稀罕回来。我这几天得避避风头,躲在‘跟我已经决裂的’厉致诚家里,最隐蔽最安全。”

厉致诚没搭理他的奚落,起身走到冰箱前,拿了几罐啤酒。递给他一罐,自己也打开一罐,慢慢喝着。

“都筹备好了?”他问。

顾延之点点头:“万事具备。明天开始,网络广告就会大面积投放。”

厉致诚就不多问了,举起啤酒跟他轻轻一碰:“辛苦。”

顾延之淡淡一笑,仰头喝了一大口。冰凉的酒液淌入喉咙里,只觉得畅快淋漓。

清寒寂静的冬夜里,两个男人就着酒菜,慢慢吃着。当电视中播放DG的广告时,顾延之低低嗤笑一声,扭头看着厉致诚:“别说,DG的产品质量的确可以,外观设计也新颖大气。这一点,咱们真得跟他们多学习。”

厉致诚点了点头:“师夷长技以制夷。”

顾延之莞尔。

两人正说着话,这时DG的广告也播放完毕了。陡然间就听到“咚咚”两声沉而有力的鼓响。那声音特别有节奏感,低沉纯粹,仿佛没有半点杂质,一下子就给人振聋发聩的感觉。

厉致诚和顾延之同时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电视机。而同一瞬间,液晶屏幕倏地暗了下来,一片压抑的黑寂。

只有屏幕中间,慢慢浮现两个银色秀美的中文字:倾城。

所谓“先声夺人”,永远是广告营销界不变的真谛。

而这一则广告,显然是将这个要领贯彻得淋漓尽致。此刻,不光是厉致诚和顾延之两位商场巨贾的注意力被吸引坐在办公室里正在欣赏本季度业务报表的陈铮和查理斯,站在家中看着妻子乖巧忙碌背影的宁惟恺,以及呆在自己公寓里近日特别清净的林莫臣、身在疗养院的徐庸,以及许多爱达、司美琪、新宝瑞的员工,乃至无数走在街头或呆在家中的普通市民,全都注意到了这则别具一格的广告。

然后,万众瞩目中,背景声音响起,画面也同时亮起。

那是一辆火车,轰隆自雪山深处开出,驶入广阔的绿色田野。高山流云,湖光熠熠,还有成群成群的牛羊,掩映在风吹草动的原野上,全都一闪而过。

因为音效处理得特别柔和,所以并不显得嘈杂。一个面容秀美的女孩,背着包坐在窗边。对面,十几个胸口戴着大红花的退伍军人。

在满车厢的人当中。她唯独注意到了他,他也注意到了她。

他戴着宽檐军帽,容颜俊朗,身形挺拔。他有一双非常清澈修长的眼睛,一看就令人印象深刻。

很快,车到站了。她背着包跳下车,他也迈开长腿下车。两人一前一后,走出车站,来到公交车站前。

然后又上了同一辆公交车。她坐在前排,他在后座。

再下车,她走入一条小巷,他也尾随。她终于忍不住了,转头瞪着他:“你干嘛跟着我?”

退伍青年淡淡看她一眼,径自绕过她,走到一幢宅子前,从裤兜掏出钥匙,推门进去,没看她一眼。

女孩有点发愣地站在原地,过了一会儿,走进对面的一幢宅子。

竟然是新搬来的邻居。

画面一转,已经到了第二天清晨。女孩将洗得湿漉漉的包,挂在了院子里高高的晾衣杆上,就进了屋。这时一阵大风刮过,竟然把包刮飞了,飞过围墙,落在了男人的院子里。

男人正在院子里看书,一低头,就见个红色的女士背包落在自己脚下。这时给了包一个特写,露出Logo:倾城。

然后大门外已经响起敲门声:“有人在吗?你好?我的包被吹到你的院子里了。”

男人捡起包,走向门口。

此时,所有的观众都以为,他会开门,将包还给女孩。谁知在经过院子中那棵大树时,他突然动作利落的一跃而起,直接爬到了树顶,将包挂在了高高的树杈上。

然后打开门,让女孩走了进来。

女孩看到包所在的位置,傻眼了:“怎么会跑到那里去?”

退伍青年神色自若地答:“风太大了。”

“那怎么办?我不会爬树也。”

“我会,可以帮你。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风起阵阵,葱葱郁郁的树下,落英缤纷。

她穿着素净的长裙,他穿着简单的衬衣长裤。两人隔着一棵树的距离,遥遥对望着。画面仿佛静止了,瞬间定格为美丽的永恒。

画面再次全黑下来,浪漫的场景一闪而逝。

然后,屏幕中间弹现数行字幕:

倾城只为她(低沉温柔的画外男音响起:Justforher)

女士背包专门品牌

霖市台湾佛罗伦萨

最下方,出现一排女式包的小图,五彩缤纷,低调点缀。

最后,画面陡然又黑下来,所有字幕全部消失。“咚咚”两声鼓响后,弹出八个字:

倾城待续敬请期待

这则广告播完了,电视里又开始播新闻。

可屋内却静悄悄的,顾延之噙着笑,端起酒看着电视屏幕。像是在仔细回味,又像是在赞叹。

而厉致诚却放下了酒杯,静默片刻,最后转头,望向窗外的葡萄架。

葡萄架上,枝叶繁茂,藤蔓纠缠。月光就透过葡萄架,稀疏地漏下来,满地水一样细碎浅淡的银白。此刻,那光仿佛也照在他的心上,缠绵入骨,无法言说。

喜欢你和我的倾城时光请大家收藏:(www.chidwx.com)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尺度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最新章节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全文阅读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txt下载 - 丁墨的全部小说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尺度文学

猜你喜欢: 苏小姐爱情日记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爱你怎么说听说我是他老婆如果蜗牛有爱情伪装学渣蜜吻999次:乔爷,抱!重生炮灰大翻身风起时跨界演员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穿到大佬黑化前败给喜欢小傲妻帝少专宠:娇妻,放肆撩娇软美人[重生]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五零俏军嫂养成记重生医药双绝攻略小社会总裁老公,太撩人!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穿书]总有暖阳大触回档1995狼行成双
完本推荐: 神级英雄全文阅读开局富可敌国全文阅读请你留在我身边全文阅读奥术神座全文阅读空速星痕全文阅读妖孽男神在花都全文阅读凰妻倾世全文阅读无敌天子全文阅读掌家娘子全文阅读绝色总裁的贴身兵王全文阅读战国征途全文阅读我有一张沾沾卡全文阅读与子偕行全文阅读超级仙医全文阅读网游三国之城市攻略全文阅读英雄信条全文阅读全球首富全文阅读龙血武帝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匹夫仗剑大河东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韩娱之勋火影之忍术大师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撩妹兵王在都市绝世邪神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和孩子猛鬼进行时书穿女配很低调超维入侵斗破之无上之境升维之旅史上最牛帝皇系统我真不是学神我可能是一只假的奥特曼九天跨界演员武破九荒末日终战前任遍仙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美女总裁的近身神医斗破苍穹神之炎帝从神级选择开始的特种兵神道复苏超强兵王在都市盛唐小园丁独步成仙抢救大明朝王的女人谁敢动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最新章节手机版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全文阅读手机版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txt下载手机版 - 丁墨的全部小说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尺度文学移动版 - 尺度文学手机站